武極天下新服「S151 鳳凰之怒」05月25日火爆開啟!!

新服「S151 鳳凰之怒」05月25日火爆開啟!!

6

就在林銘停下來的時候,一個略顯尖銳的聲音在小巷中響起:「呵呵,沒看出來,警惕性很高啊,你叫林銘是吧?」一個身穿錦衣的少年雙手交叉抱在胸前,臉上帶著輕蔑戲謔的笑容,從一座平房後面緩緩繞出,在他身後,還有四五個十七八歲的少年,這些少年基本都在練體期一重,只有一個到了練體二重,而錦衣少年也是練體二重
 
    看到這陣勢,林小東頓時慌了,他認出了這個錦衣少年,是幾天前七玄武府報名現場,與朱炎一起出現的那傢伙,傻子也看出來今天這傢伙帶人來是來找茬的。
 
    一共六個人,兩個練體二重,四個練體一重,而他跟林銘都只是練體一重,這要是打起來絕對是被虐,那錦衣少年肯定是天運城的大家族子弟,有權有勢,把人弄死不太可能,但是弄殘絕對稀鬆平常。
 
    「你們想要幹什麼?」林小東喝聲道,言語間帶著一絲怒意。
 
    「這事你要問他。」錦衣少年指了指林銘,「你威風的很啊,把我的下人打的滿臉是血,肋骨踢斷兩根。」
 
    對這些大家族子弟來說,下人的死活他們其實不在乎,但是臉面是非常重要的,尤其當那下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自己已經報出錦衣少年的名號,卻依然被打的屁滾尿流時,錦衣少年徹底憤怒了。
 
    「你很能耐,說要把我王義高踩在腳底下是吧,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是怎麼把我踩在腳底下的!」錦衣少年面色猙獰的說道。
 
    林銘根本不知道王義高的名字,也從未說過要把他踩在腳底下的話,想來這是那下人為了挑起王義高的憤怒,胡編亂造的,不過林銘也懶得解釋,這一仗肯定是要打的。言情小說吧
 
    《混沌罡斗經》雖然厲害,但是他畢竟只修煉了幾天而已,同時對付這麼多人,還有兩個武道二重的強者十分勉強,何況身邊還有林小東,一旦他被挾持住,那就麻煩了。
 
    退一步說,就算這次拚鬥打贏了,日後也會麻煩不斷,若是麻煩升級,自己把王義高打的慘了,那肯定會牽扯到王義高的父親,此人是天運城的軍主,林銘可不指望這種級別的人物會跟自己一個小百姓講道理,對現在的他來說,這種勢力他惹不起。
 
    很麻煩!
 
    林銘想了想,突然心念一動,想到了一個解決此事的辦法,他對王義高說道:「那麼你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王義高微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這**,竟然還問我想怎麼樣。」
 
    他帶來的幾個狐朋狗友也跟著大笑起來,在他們眼中,林銘無異於一個白痴,都到這份上了,還問他們到底想怎麼樣,真是極品啊。
 
    王義高笑了好一會兒才止住笑,說道:「我真不知道該說你是蠢豬好呢還是蠢豬好呢?不過你既然這麼問了,本少爺也給你一個機會,免得說本少爺不留情面,這樣吧,你跪在地上把我的鞋底舔乾淨,然後自己挑斷一條手筋一條腳筋,這事就這麼算了。」
 
    林小東聽到王義高這麼說,頓時心中火起,「草,銘哥,跟他們廢什麼話,大不了拼了,我們青桑城林家也不是軟柿子,看他們敢怎麼樣!」
 
    林小東知道今天這虧是吃定了,只能把家族搬出來,希望他們能忌憚一下。受些皮肉之苦不要緊,但是若是被弄殘了,那對武者來說後果是很嚴重的,即便有珍稀藥草,也不一定能回覆以往的狀態。
 
    「青桑城林家?哼,你以為我會忌憚你們林家,林銘,你到底是自己動手,還是讓我動手?」
 
    「動手你試試啊!來啊,當小爺怕你啊!」林小東跨前一步,一隻手死死的握住劍柄,其實他心裡慌得很,不過他卻屬於那種煮熟了的鴨子嘴硬型的,心裡怕得要死,但是這男人的面子不能丟了!
 
    林銘拉住了林小東,對王義高說道:「剛才你說的就是你的要求?好,只要你在武道決鬥中贏了我,我可以聽你處置。」
 
    「銘哥,你……」林小東急了,雖然相信林銘日後必有成就,但是現階段只有練體期一重的他無論如何也打不過練體二重的王義高,他怕林銘輸了之後真的要被挑斷手筋腳筋。
 
    林銘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武道決鬥?你也配與我武道決鬥?」王義高沒想到林銘會提出這個,在天運國,官府一般不會介入武者的爭鬥,因為根本管不了,所以武者之間的矛盾往往以武道決鬥的方式,只要雙方同意,並且約定好了輸贏的代價,那麼比過之後矛盾不再追究,畢竟對武者來說,信譽是十分重要的。
 
    王義高實力高出林銘一級,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會輸,他只是覺得以自己的實力地位跟林銘進行武道決鬥有**份。
 
    林銘道:「沒有配與不配,只有敢與不敢。」
 
    「你想說我不敢?這真是我今年來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很好,既然你不知死活,那我成全你!」
 
    林銘道:「好,那我們去廣場。」
 
    小巷太偏僻,沒有人圍觀,林銘怕王義高出爾反爾,而當著許多人的面,王義高臉皮再厚也沒辦法抵賴了,除非他以後不想在天運城混了。
 
    武者比武是很好看的,廣場上從來不缺乏看熱鬧的人,很快,附近就聚集了幾十號人,其中還有武者,看到比武的兩人,圍觀的人們議論紛紛。
 
    「這不是王軍主的兒子麼?」
 
    「是啊,這傢伙又要欺負人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那麼倒霉。」
 
    「練體一重對練體二重,這不是輸定了麼。」
 
    「這小子看起來只是平頭百姓啊,這個年紀練體一重不錯了,真可惜,恐怕要被弄殘了……」
 
    ……
 
    王義高在天運城名聲不太好,多數人抱著同情弱者的心態,對林銘投去憐憫的目光。
 
    人越聚越多,王義高有些不爽了,畢竟練體二重欺負練體一重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再加上對方身份跟他嚴重不對等,他不想被更多人看見,有**份!
 
    於是他不耐煩的說道:「你還要等到什麼時候,趕緊比完了自廢手筋腳筋,我會讓你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
 
    林銘看人聚集的不少了,對王義高說道:「當然要比,不過我輸了任你處置,那麼我贏了呢?」
 
    贏?這**還想贏?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