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極天下新服「S151 鳳凰之怒」05月25日火爆開啟!!

新服「S151 鳳凰之怒」05月25日火爆開啟!!

8

沒錯,林銘修煉《混沌罡斗經》,最強的攻擊方式不是匕首,而是拳頭!
 
    如今林銘的最強攻擊力已經可以一拳在鐵木上留下一個半尺深的拳印,鐵木的堅韌程度不在鋼鐵之下,若是換了石頭,絕對輕鬆打碎!
 
    林銘目不轉睛的盯著王義高,鎖定王義高的胸口,閃身,出拳!
 
    「蓬!」
 
    只聽得一聲悶響,王義高吐著血倒飛出去,即便有軟甲的保護,即便他已經達到了練體第二重練肉,把皮肉鍛鍊的極為堅韌,也根本扛不住林銘的超重拳。
 
    眼看著王義高如同死豬一樣摔在地上,圍觀的眾人吃驚的說不出話,王義高揚言要三招擊敗林銘,但是結果卻完全相反,王義高被林銘三招擊敗了!!
 
    這三招對決,每一招都是林銘完勝,若不是王義高身穿軟甲,恐怕早已敗績,這哪裡像練體一重對練體二重的決鬥,反過來還差不多!
 
    「劉老,您看這是怎麼回事?」在對決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廣場上便多了一個年邁老者,此人年輕時曾經達到過練體五重鍛骨境,距離凝脈只有一步之遙,然而劉老最終沒能邁過這道檻,鍛骨境的武者,壽命與普通人完全等同,身體也抵擋不住歲月的侵蝕,如今這劉老已經年過七十,完全沒有戰鬥力了,但是眼力還是有的。
 
    老者稍稍思考了一下,說道:「這少年是天生神力!」
 
    武者常說的一品天賦,二品天賦說的其實是身體吸收真元的速度和難易程度,吸收真元的速度越快,天賦品級越高。
 
    而武者身體本身的力量卻不包括在品級天賦裡面,因為大多數人在習武之前力量差不多,起跑線等同。
 
    但是也有少數人天生神力,甚至比一般人力量大出十倍,十幾倍來!
 
    力量大,速度往往也快,戰鬥起來自然有優勢。言情小說吧
 
    不過這種武者數目極為稀少,而且也不見得有大成就,畢竟修武越往後,真元就越重要,本身力量能起到的效果相應也越小。
 
    「原來如此……」旁聽者紛紛點頭,這個解釋倒是十分合理。
 
    林銘撿起匕首,一步步走到王義高身前,此時的王義高狼狽非常,衣服被切成了布條,口吐鮮血,滿臉是土,王義高此時恨不得一頭撞死,今天這人丟大了,他恐怕要成為整個天運城紈袴圈子的笑柄。
 
    林銘道:「剛才你自己說的,一千兩黃金,給錢吧。」
 
    草!
 
    聽到這句話,王義高差點又吐一口血出來。
 
    ***自己沒事吃飽了撐的,八百兩說成一千兩!他雖然是世家子弟,但是拿出一千兩黃金絕對不是個小數目!
 
    今天絕對是他人生裡最慘,最難忘的一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王義高根本無法出爾反爾,而且因為是武道決鬥,他以後連想報復都不行,否則會被人恥笑,除非暗地裡下黑手。
 
    「錢,拿錢來!」王義高對著他一群手下嘶吼!今天,他認栽了,這不算完,他發誓要將林銘碎屍萬段!
 
    那一群人都被林銘的實力給震住了,就算他們六個一起,也不保準能贏!他真的只是練體一重的傢伙?
 
    「小東,收錢。」林銘說到,一千兩黃金不是一個小數目,王義高雖然有錢,也不會帶這麼多錢在身上,只能東拼西湊。
 
    林小東從王義高吐血之後,就一直處於呆滯狀態,直到林銘叫他,他才誇張的反應過來,我靠,這不是真的吧,竟然贏了?
 
    而且還賺了一千兩黃金,那是一千兩黃金啊!林小東的全部財產也不過兩百多兩黃金,買了一顆血參就去掉了大半!
 
    看到一張張大大小小的金票交到自己手上,林小東臉上的表情由驚愕變成了狂喜,而後又有狂喜變成了賤笑。
 
    他的眼睛本來就不大,這麼一笑幾乎找不到了。
 
    「哈哈,發財了發財了,客氣,真是客氣啊,我能說什麼呢?十分感謝諸位的慷慨,知道我們困難,大老遠的上門送錢給我們花,謝謝啦。」
 
    「特別是高義王兄弟,八百兩都覺得不夠,非要給一千兩,這份情我代表人民感謝你。」
 
    聽到林小東的風涼話,尤其是那個「高義王」,本來就受傷了的王義高喉嚨一甜,直接吐出一口血來,當初他說過,如果三招內幹不死林銘,那名字就倒過來念。
 
    我草你大爺!
 
    王義高恨得咬牙切齒,至於其他人,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偏偏林小東這傢伙是噁心死人不償命型的,收齊了金票之後,他很誇張的在手上吐了口水,一張張的點了起來。
 
    「二十、三十、五十、一百、一百五、一百七……」
 
    厚厚的一疊金票,林小東數了三遍,眉開眼笑的說道:「八百五十兩,還差一百五十兩,我說幾位不都是有錢人嘛,怎麼連這麼點錢湊不出來。」
 
    聽到林小東的話,王義高差點又吐血了,他面色陰沉,右手一甩,隨著「叮」的一聲脆響,長劍釘在了廣場的地磚上,「青鋒劍,隨便一個武器店都能賣出兩百兩黃金,我們走!」
 
    六個人來尋仇踩人,結果身上全部家當包括手裡的劍都留下了,王義高從來沒有這麼窩囊過!
 
    林小東一看到這青鋒劍,頓時眉開眼笑,他對劍有點研究,這劍確實不是凡品,比自己那一把好得不知哪裡去了。
 
    林銘道:「這劍你喜歡拿去。」
 
    林小東道:「這怎麼行,銘哥你連武器都沒有。」
 
    林銘道:「我用拳頭就行了,暫時不需要武器,等以後,我會弄把趁手的武器。這青鋒劍雖然鋒利,但是劍太輕,不適合我。」
 
    林小東回想起林銘最後那生猛的一拳,覺得確實如此,這劍放在林銘手中不夠使。
 
    「行,這把劍我用了。不過話說回來,銘哥你也太猛了,以前我都不知道。」自從林銘習武以後,林小東還沒見過林銘正式出手,沒想到林銘已經強大到這種程度了,他還以為這是林銘努力的結果。
 
    林銘道:「王義高實力不精,只是初入練體二重,而且根基非常不穩,他這修為可能是用藥堆上去的,武技也沒什麼厲害的,贏了他沒什麼了不起,我的第一個目標是朱炎。」
 
    朱炎不同於王義高,實力強大,根基紮實,四品天賦不可小覷,而且本身修煉也算勤奮,現在的林銘遠不是對手。
 
    林銘隨手接過金票,從中分出一沓,也沒數,直接遞給林小東,說道:「這些你拿去用。」
 
    「這是干什麼,這錢都是你掙得,劍我收了,金子給我我也用不著,我這修煉程度,一個月用十兩金子頂天了。」
 
    林銘沉默了一會兒,沒有堅持,將金票揣進了懷裡,他跟林小東之間確實沒必要分那麼清楚。
 
    「行,我們走吧,去交易會。」
 
    「對!哈哈,不說我還忘了,交易會!這下有本了,我們的錢加起來有一千兩了,一千兩,辣塊媽媽的,老子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多錢呢,要去大干一場啊!」
OK